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回头的风景

美好的事物是永恒的快乐

 
 
 

日志

 
 

“离钟楼最远的西安人王三圈”家  

2010-11-14 19:05: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朋友俩口子是很会玩的人,开着一辆“虎子”潇洒自驾游得甚是馋人。他们喜欢避开景区去一些鲜为人知的地方,但玩出来的滋味却是回回都诱得我揩着口水求道:下次带我去哈!“离钟楼最远的西安人王三圈”家 - agnes - 回头的风景

        朋友对那些行程写下的文字和拍下的照片都只作个人资料存用,我觉得可惜,讨了来贴在我这里跟朋友们分享。

        顺说一句,这一辑相片,是朋友第一次拿起单反相机拍摄的,我很惊讶。有的人虽然暂时对一些技术层面上的东西还在云里雾里,但个人情趣却全记录在相片里,同样的丰富和生动。又是一位以直觉为出发点的摄者!

 

下文是我根据朋友的文字资料和相片摘编的,有点长,但耐心读完相信会有收益。

 

        

   翻秦岭往渭河平原跑很得劲,阳光灿烂,辋川、浐河、灞河……
  
  108国道风景非常漂亮,依山傍水。除了高速,其他行程几乎全在这样依山傍水的环境中,无论是去周至还是傍汉水而行,不过有时是逆流而上,有时是顺流而下。

“离钟楼最远的西安人王三圈”家 - agnes - 回头的风景

 
  
  进周至老县城的路,山高坡陡,路险弯急,美得人惊艳,吓得人要死,销魂哪
  
  周至老县城已经商业化了,如果以05年为参照,可以说是游人如织了
  
  王三圈家因为在最里面最偏僻,还是很合我的心意

“离钟楼最远的西安人王三圈”家 - agnes - 回头的风景
 
“离钟楼最远的西安人王三圈”家 - agnes - 回头的风景 

 

“离钟楼最远的西安人王三圈”家 - agnes - 回头的风景

   
  西安三个驴友开着狮跑一路上在我们前面,他们也停在王三圈家。摆开茶摊后,他们就邀请我们过去一起喝茶,后来吃饭也就合在一起,我点了香菇炒腊肉和凉拌肉。我看菜橱里用来做凉拌肉的肉块有点可疑,问王三圈是什么肉,王三圈说吃了再告诉我,我说那不行,除非人肉,其他肉都没忌口,王三圈才告诉我是麂子肉。晚上冷了在王三圈的屋子里烤火聊天,听西安驴友的户外经历,很厉害!
  西安三位驴友去野钓,没钓到什么,不过发现一条小蝾螈,我捡到一条估计是被水冲到石头上撞晕奄奄一息的细鳞鲑,很漂亮,后来死了,我让王三圈加鸡汤里一起炖了,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不好意思,可它是自己死掉的。

“离钟楼最远的西安人王三圈”家 - agnes - 回头的风景

 

“离钟楼最远的西安人王三圈”家 - agnes - 回头的风景


  
  晚上的星空太漂亮了,我们把院子里的灯关了,穿着羽绒服躺在长条板凳上看星星。看到三颗流星。

  夜晚太美了,我们打着手电往上午钓鱼的地方去……
  夜里的溪水声……

溪水

“离钟楼最远的西安人王三圈”家 - agnes - 回头的风景

 

“离钟楼最远的西安人王三圈”家 - agnes - 回头的风景
 
“离钟楼最远的西安人王三圈”家 - agnes - 回头的风景
 
“离钟楼最远的西安人王三圈”家 - agnes - 回头的风景
 
  
  王三圈家的环境很好,十二月份金丝猴和大熊猫就在对面的山梁上出没。没有伤人的野兽,只有野猪会来祸害庄稼。王三圈晚上带着五条狗去庄稼地里守野猪。他家后面拖拉机的拖车里有一只死豪猪,是前几天来吃玉米的。
 
 
“离钟楼最远的西安人王三圈”家 - agnes - 回头的风景

 

夜里守玉米地的小棚

“离钟楼最远的西安人王三圈”家 - agnes - 回头的风景
 

 右下角中的小草棚就是晚上守庄稼的地方,难以想象!夜里下霜了

“离钟楼最远的西安人王三圈”家 - agnes - 回头的风景
 
 
篱笆旁开花的藿香。上次去就被那梦一样的篱笆迷惑了,似乎防不住什么,倒纯粹是景致。这次特意问了王三圈,原来是防牛的

“离钟楼最远的西安人王三圈”家 - agnes - 回头的风景
 
  
  让王三圈杀只鸡清炖来吃,结果西安那三个临时有事,晚饭前走了,弄得我们好一通吃也只吃了大半,剩的留到第二天早上出发前当早饭了
  
  王三圈家养蜜蜂,买了五瓶,四十块钱一瓶,一瓶两斤。冲出来的蜂蜜,会沉淀出很多花粉。又看见他家工具棚旁边有蒸馏白酒用的罩子,问过后知道他家一年酿几百斤苞谷酒,走之前我要买,他找我要了个空的矿泉水瓶子装了满满一瓶送给我。我“进城”(周至老县城)买了一提啤酒放他家厨房里。昨天晚上和我们聊家常很开心的老板娘用围裙擦着手站在厨房门口送我们走。苞谷酒回家后灌到一个空的红星二锅头的瓶子里,满满一瓶,剩了大概小半两,抿着喝了,闻着有米酒的香味,但香味不持久,入口带点苦

 

蜂箱

“离钟楼最远的西安人王三圈”家 - agnes - 回头的风景

 
  
  沿108国道到汉中离开秦岭,至此我们在秦岭上走了个M,四次翻越秦岭。再次感慨108国道的风景,以至于中途我停下来煮了方便面吃:深山幽涧,密林响泉
  
  上福银高速可能走了冤枉路,加上西晒与疲劳,让我在洋县服务区情绪很不好。果断离开福银高速折入316国道
  
  316国道的路牌上居然标榜“中国最佳自驾游线路”,不算吹牛,是很不错
  
  本来打算杀到石泉,累了,临时决定在西乡住下
  
  在西乡住在连锁旅店里,第一次住连锁,还可以
  
  西乡的晚上我点了三个素菜,吃得不亦乐乎很舒服,豆腐青菜、油麦菜、酸菜粉丝汤,西乡的浆水炒饭很合我的胃口
  
  早上六点天没亮就出发了,路上吃了早饭,小笼包子、稀饭和面皮。之后沿着汉江走,路险弯多。中午吃了水饺,让店家炒了个白菜帮子。下午有一段路各种工程车也多,一直压着速度,一般都在50km/hr。过了蜀河才又开始风景优美路好车少。开了一天累了,晃见路边一家“汉江鱼农家乐”,周边环境不错,于是掉头开回去。只有饭吃,没有住宿。跟店家商量后,让我们在店门口搭帐篷过夜。
  
  搭帐篷过夜的企图显然吸引了店家上初中的儿子(庞镇),之后他成了我们的导游,我们租了船在江上游览,江对面就是湖北省,船老大带我们过江去一处野瀑布。

 

汉江第一帅小艄公

  “离钟楼最远的西安人王三圈”家 - agnes - 回头的风景

 

“离钟楼最远的西安人王三圈”家 - agnes - 回头的风景

 

“离钟楼最远的西安人王三圈”家 - agnes - 回头的风景

 

“离钟楼最远的西安人王三圈”家 - agnes - 回头的风景

 

“离钟楼最远的西安人王三圈”家 - agnes - 回头的风景

 

       庞镇的爸爸听说儿子带着我们花钱跑江对岸去了,要我们第二天留下来玩,他带我们到江里去打鱼,当天要不是才从十堰赶回来累了,当天就带我们去,我们以时间原因谢绝了,他又邀请我们晚上一起吃饭,弄得我们很过意不去,无意间就给别人添了麻烦。我让庞镇带我去商店买了一提啤酒和两袋豆奶粉(不好意思,这是商店里最好的营养品),算是答谢。买啤酒回来倒车的时候,把右后视镜碰碎了,把庞镇家路边的广告灯箱上的彩色串珠碰断了,让我情绪低沉了二十分钟,复习了一下安全守则。晚上庞家热情丰盛地请我们一起吃饭,请我们吃汉江里打的鱼和野猪肉。干煸的鱼和肉味道很好,我很喜欢吃,野猪肉确实不太一样。晚上庞镇的婶婶安排我们去住处洗澡。庞镇的爸爸让FX和他弟媳一起睡,我和庞镇睡,我们没接受,因为第二天我们要起大早。晚上睡觉前,庞镇的妈妈、婶婶和两个小孩兴致勃勃地看怎样搭帐篷宿营,搭好帐篷后我拿出野外炊具,煮了包方便面给两个孩子吃,吃得他们眉开眼笑。

“离钟楼最远的西安人王三圈”家 - agnes - 回头的风景

 
  
  还是很早就出发了。因为堵车,时堵时通地到228省道后,脱离316国道前往湖北郧西,之后一路高速到郑州
  
    总体上,我们是从淮河平原往山里开(从大河往溪流开),之后又翻过秦岭往汉中平原开(沿小溪往大河开)并一直沿着汉江到丹江口,绕过伏牛山(秦岭延伸进江淮平原的末梢)从汉中平原进入南阳盆地,经过方城一马平川杀回黄河平原,山河壮丽,生机勃勃!
 

  
  对王三圈、庞镇两家的粗略观察
  
  
  王三圈家
  
  第一,家庭人口。六口人,王三圈夫妇(王41岁,王妻略小,不详),王母(从外貌看约六十多岁),儿子十八岁,似乎在家帮助父母持家,一对孪生女儿,十七岁,在山外读高二。
  
  第二,生产资料。有大片的土地,种有玉米、蔬菜、果树、药材树。以前种麦子,亩产200斤,现在已经不种了,大米、面粉从外面买进来。
  
  养了不下二十箱蜜蜂,七条黄牛,六头猪,五条狗,至少一只猫,十几只鸡,两只鸽子。有四轮拖拉机、手扶拖拉机、拖斗、草料粉碎机和两台很可能是加工粮食用的机器。传统手工农业工具在房前屋后随处可见,有犁铧,石臼,石磨,桦树皮做的小腰筒,等等。有猪圈、鸡舍、三所牛舍,一栋加工草棚,里面有蒸馏酒的锅灶、扬谷壳的风车,各种大小的箩、匾、斗……猪圈鸡舍以砖瓦为材料,牛舍、加工草棚“井干”结构、茅草作顶,木料的缝隙抹上草拌泥。王三圈家在秦岭大熊猫自然保护区旁边,北边和西南边各有一条小溪且在西北边汇合,东南面是山林,整个地势呈三角形,山林是一条边,两条溪流是另两条边,王三圈的房屋紧靠三角形山地的那条边的西南角,面对的是夹在两条溪流和山地间开阔的田地。

 

那幢小木屋是牛舍之一,屋顶是例外,石棉瓦而不是茅草

“离钟楼最远的西安人王三圈”家 - agnes - 回头的风景

 

“离钟楼最远的西安人王三圈”家 - agnes - 回头的风景

 

“离钟楼最远的西安人王三圈”家 - agnes - 回头的风景

 

“离钟楼最远的西安人王三圈”家 - agnes - 回头的风景

 
  
  第三,生活资料。有一栋石础木柱、木骨泥墙、悬山屋顶的房屋,东边有一耳房,王母居住,西边疑为后来加接了单层三间侧房,最西头那间当厨房。燃料是劈柴。有电冰箱、高压锅、压面机等电器。

“离钟楼最远的西安人王三圈”家 - agnes - 回头的风景

 
  
  第四,交通、通讯与水电。有一条通往老县城的土路,有摩托车、电话、手机,通电,有自来水
  
  第五,生计与收入。王三圈一家种植粮食,养殖禽畜,也采集山里的植物,偶尔也钓鱼打猎,自己搭建房子草棚、制作家具、加工粮食饲料、杀猪腌肉、割蜜酿酒,用王三圈的话说“除了米面油盐,连调料都不用买”,并指给我看花椒、藿香、辣椒等他们常用到的调料。旅游是他们的一大收入,其中父子俩充当登山者的向导(每天200元,政府定价),把两层的房子空出来当客房,有十七个铺位,王妻和女儿给客人做饭。据他们自己的说法,旅游一项能有两万多元收入。土特产主要是自产的蜂蜜和木耳,蜂蜜一年能收四百多斤,今年雨水多 ,除去留给蜜蜂过冬的,只收了两百多斤,往年一斤10元,今年20元,产量少了收入没少。猪杀了全部自己吃,不卖。一年要做几百斤苞谷酒……

“离钟楼最远的西安人王三圈”家 - agnes - 回头的风景

 
  
  第六,日常支出。两个女儿上学一年就要一万多元,柴油、电也是主要支出,另外我看见他们买米糠养猪,电倒是比城里便宜,五毛钱一度,水是不要钱的。
  
  第七,家庭人际关系。王母单独住西边耳房,未见一起用餐。儿子在家里的地位很高,从妈妈和妹妹对他的亲热态度看,很受尊敬,可能与操持家务有关,儿子待人处事很稳重。父亲王三圈和外界联系,接待客人,招呼饭菜,结账则吩咐给女儿。女儿帮助母亲做饭,帮助父亲加工猪饲料喂猪等等。母亲是四川渠县人,小时候逃荒(按她说的情况,应该是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到陕西,嫁到王三圈家后,生了一个儿子,隔年又生了一双孪生女儿,公公得了胃癌,花了一、两万元去世了,那时候“很命苦”,这几年才慢慢好起来,“四川现在好”,不过没回去过。
  
  第八,社会关系,社会保障与福利。王三圈家是当地的,与亲戚之间相互有帮助,我们碰到他的远房亲戚来帮他赶牛,把牛赶上山,它们会边吃边翻到山的另一面,到时候打电话给那边的亲戚,那边把牛往回一赶,牛就会自己回来,来回七天。现在农村免税费,有基本医疗保险。

  上山的牛,之后的七天,它们自己在山上边走边吃草,翻到山那边再走回来

“离钟楼最远的西安人王三圈”家 - agnes - 回头的风景

   


  第九,精神生活。菜地里有一小神龛,是带有道教色彩的土祀,电视是娱乐方式之一,不过他们家似乎很习惯晚上一起坐在火炉旁说话,很亲热。

 

菜地里的小神龛

“离钟楼最远的西安人王三圈”家 - agnes - 回头的风景

 
  
  第十,生活苦恼。钱不够用,两个女儿上高中一年一万多。儿子不好找对象,没有女娃愿意嫁到山里来,“我儿子长得要多客气有多客气”。女儿上不了大学是个愁,上了大学找不到工作还是愁。在老县城的最里面最偏僻处,虽然在网上最有名,但一路上很多农家都谎称自己就是王三圈,把客源截留了……
  
  总的看来,王三圈一家,基本上过着种植养殖、采集渔猎、家庭手工业包括建筑制作等的自给自足的生活,连房前堆的约摸十几方准备建房的沙子都是他们自己从河里挖来的。由于没有赋税(没人伸手到他们的口袋粮仓),因此,如果没有天灾人祸,应该算是温饱甚至较富裕的。但是很辛苦,一年四季都要忙,比如蜂蜡,由于没时间处理,喂给牛或猪吃了。

 

蜂蜡

“离钟楼最远的西安人王三圈”家 - agnes - 回头的风景

 
  
  从“这几年慢慢好起来”看,主要是当地政府组织开发了旅游,收入增加了,同时由于中央免去了所有农业赋税、农电等生产生活资料的价格降低,支出减少了,另外农村基本医疗保险等也有帮助,但由于王家整体年龄方处于青壮年,这方面的社会保障一时显现不出,倒是教育费用负担较大(最近中西部农村高中生助学金涨到每年三千应该有帮助)。不过,再如何,农村赚钱到城里花都是不够花的,就像中国赚钱到美国花,这以前叫做工农业产品价格的剪刀差,在国与国之间叫做汇率差……

 

老县城借自然保护区的光,这样的农户、乡村景色,我猜,会较长时间继续下去

“离钟楼最远的西安人王三圈”家 - agnes - 回头的风景
 
 
 
“离钟楼最远的西安人王三圈”家 - agnes - 回头的风景
 
“离钟楼最远的西安人王三圈”家 - agnes - 回头的风景
 
 
这样的城门,拦得住土匪才怪,民国被土匪杀掉的那两任县长真可怜,说起来跟城门无关
“离钟楼最远的西安人王三圈”家 - agnes - 回头的风景
 
老县城内的社会设置几无留存,只有一座佛塔和几块疑为文庙石碑。
 
“离钟楼最远的西安人王三圈”家 - agnes - 回头的风景
 
 
霜晨月。山里是残月当空朝霞满天,今日之天下却已不似当年“马蹄声碎,喇叭声咽”的娄山关,我倒觉得像突破腊子口后“望断南飞雁”的六盘山,将有一片大好天地以立足,一派大有文章可做的形势以发展
“离钟楼最远的西安人王三圈”家 - agnes - 回头的风景
  
  
  
  庞镇一家
  
  一家三口。庞父四十,庞母稍年轻,庞镇十四岁。
  
  庞家今年遭受了重大损失,七月发大水,家里的一艘采砂船与一条运沙船被大水冲到湖北境内沉没了,价值六十多万。庞父一见我,就痛心地说“唉!我今年是倒血霉了”,后来庞妻与弟媳在与FX聊天时也提及,以前他们一家忙不过来,天天在采砂场忙,因为船被冲走了,才开了饭店。可见这次损失对他们一家经济和精神上造成相当影响。
  
  有一栋靠汉江的三层楼房。庞镇一家住二楼,庞镇的叔叔一家住三楼。有一辆上海大众的轿车,家电一应俱全,建筑格局,一楼是厅堂和储藏间,后面是厨房与卫生间,二楼、三楼各成单独的生活区,都有一个客厅、两个卧室、厨房卫生间,通电通自来水,卫生间为蹲便,安装有电热水器。
  
  庞家有五亩地,但由于地处丹江口的上游地区,为水源保护地,已经不让耕种了,国家每年补助粮食与钱。庞父会打渔,在汉江里电鱼,也用网。从庞家有采砂船看,庞父在当地由一定人脉,能得到采砂许可。采砂在当地是个很好的收入来源,沿途都在建设,砂石料是不愁销路的。
  
  庞镇待人处事虽然略显稚气,但已经很大方从容,庞父不能喝酒,皆由他代为敬酒。虽然很开心地带我们去游玩,且时不常地出去游逛,比如骑上摩托车带上小表弟跑出去买零食,但在家时,一直很自然很主动地与父母一起干活。据父母讲,成绩不是太好,十四岁了读初一,但父母与他都不在意,父亲准备让他初中毕业去当兵,我说当兵很苦,庞母说男孩子需要苦一点。
  
  由于不是作为来消费的客人,随意拍照片不礼貌,庞家的情况基本没照片。
  
  庞父希望能得到山林绿化承包权。当地绿化均由政府部分分摊,比如公安局,负责若干万亩绿化,则会拿出若干资金请当地承包者,由承包者组织农民种柏树。一个承包人一年能收入十几万。这要靠关系。
  
  总体看来,丹江口水库作为南水北调的中线工程,京津及若干中等城市的水源地,丹江口上游地区全部作为水源保护地进行植被恢复,单从当地居民收入而言,其实是国家是帮当地卖水,当地不值钱的水被国家有规划地作为资源卖给了经济较发达地区,是有多重意义带有战略布局的统筹手段。

略带稚气却大方从容的汉江第一帅小艄公庞镇

“离钟楼最远的西安人王三圈”家 - agnes - 回头的风景

 
  
  
  一些随想
  
  
  随想一,从庞镇的精神面貌到乡镇社会结构的片段。
  
  作为一个成绩不够理想的初中生,城市里这样的中学生精神状态一般是比较压抑的。庞镇则不然,且没有独生子的依宠骄慢,也就是说,既不压抑也不放纵,是一种本来的、自然的状态。
  
  他父母认为他不适合读书,十四岁了还在读初一,读完初中都十六、七岁了,准备初中毕业后送他去参军。这应该是庞镇精神状态自然放松的家庭原因,父母接受他成绩不好的状态。庞镇给我们留通讯地址时,不知什么原因,开始说是初二,后来说是初一。
  
  庞镇在冷水镇中学上学。乡镇一级的教育设置,按照国家义务教育,初中部是最高设置。乡镇一级的初中教育,以义务教育(国民教育)为主要目的,升学率不是主要考核指标。因此,对成绩好坏有较大的宽容。且乡镇一级学校,老师与同学、同学与同学之间往往有或远或近的亲戚关系,加上乡镇农村依农时四季,容易让人放松的生活节奏,可以想见庞镇在学校和课外环境中亦没有太大压力。
  
  庞镇的活动很多,很自然,没有百无聊赖的状况。从他坐江边的那份安逸沉静的神态看,他平时会经常去江边玩,从他帮艄公撑篙和他热心向我们介绍汉江的诸如打渔、涨大水、到江对岸的沙滩上去玩等情况看,汉江这一自然环境与这种环境下的自然生活对他精神的影响会是终生的,简单地说,庞镇对家乡有深厚感情。他会开摩托,会开汽车,走到哪儿都有小孩、大人包括女孩和他亲热地打招呼和短暂交谈(也可能是因为他带了客人,而乡村一般对外来的人会有好奇)。在父母身边时,倒水沏茶收拾杂物帮手干活非常自然,父母闲下来他也闲下来,会坐父母旁边听大人说话,偶尔也插话开大人的玩笑……总之,身体、情感发育都很好,似乎没有受到学习成绩不好的影响。
  
  有一个细节。从刚见到我开始,我摸出小零食随手分给他,他也就随手接过去吃,既不说谢谢,也不推辞,也不看是什么零食喜欢或不喜欢吃,很容易就接受了我。我让他带着去商店,他一路上开心地坐在副驾位上跟路上的小孩打招呼,看我买了什么就随手搬到车上去,一点不生分。
  
  关于参军。我说军队很苦的,他妈妈说,男孩子要吃苦,FX说可以考军校,他父母则没有反应。乡镇社会结构的片段也从参军说起。
  
  在中国,军队既是武装力量,也是政治部门,是培养干部的地方。单就义务兵而言,退伍后安置到地方,具体到庞镇的情况,可能是这样的:庞镇是独生子,虽然父母愿意他去吃苦,但最后仍然希望他回到父母身边,考军校不是选择;参军的主要目的是进入政府部门,比如当地的派出所、交警等半军事化部门,因此,在部队好好表现,入党,立功受奖,是庞镇未来要做好的功课;在乡镇生活,直系亲属进入政府部门后,将直接产生一个关系网,诸如承包恢复植被工程等生意时,将更容易获得进入许可;正因为如此,参军在乡村是要走门路的,据对庞父的观察,入伍须高中毕业等限制都不会成为障碍。
  
  单就植被恢复工程的承包权的看法与联想。当地政府部门拿出来的钱,无疑全部来自国家财政和省级财政。对民间而言,这是有利可图的,谁得到了承包权谁就能赚到钱。承包权的取得过程,无疑是不公平的,有关系的人能因此获得很大效益,没关系的则进入不了该行业。如果直接把钱分配给每家农民,实现了公平,植被恢复的效率却可能会出问题,首先就是,在目前农民仍然是土地承包分散经营的状态下,种树的质量和进度不好管理。一个元帅指挥每一个士兵,与元帅请将军、将军请官佐、官佐指挥若干个士兵,现实是后者更具战斗力,同样的情况也表现在公司与工厂里。因此,从行政角度看,国家治理与工厂、企业有一致性。效率是基础的、必须的,树没种好,再公平没用,否则只是另一种腐败,即每个农民都参与了的腐败(所谓腐败,就是社会投入由于被侵占没有得到社会效益。当然,随着信息化技术的发展,扁平化管理、效率与公平兼顾越来越成为可能,这牵扯到另一个话题,一个根本性的话题),与文化无关。任何低效率的文化,无论多美丽被号称多灵魂故乡的文化,最后决定是否能存在下去,都得回归到效率对比上,效率对比将逼迫那些美丽的低效率文化放弃美丽,如果想继续存在的话(包括现在的美国,归根结蒂问题在于效率低下,换言之即生产关系阻碍了生产力的发展)。而那些美丽将露出其本来的原因,“民主与自由”不是那些美丽的原因,就像一个例子里说的,有钱人烧香拜佛,于是有人对穷人解释,有钱人为什么有钱?因为他们烧香拜佛,于是,烧香拜佛成了有钱的原因,这在赵本山的小品中叫做忽悠,在社会上叫做骗子、神棍,在思想史上叫做迷信……联想到此为止
  
  
  随想二,从书剑飘零到中共后备干部培养
  
  《西厢记》里的张珙,上场的自我介绍是“小生书剑飘零,功名未遂,游于四方。”
  
  隋唐以后,随着科举制度的完善,书生上京赶考,考上后就是国家的官员储备。
  
  在学业与考试的过程中,寒窗苦读与决战闱场,才子佳人与金榜题名,是各种牵涉到科举的故事的主要卖点。
  
  其实,这两个主要卖点中多少都会提到“赶考”,不过一般都是一笔带过。
  
  科举的考试内容是确定的,四书五经。而四书五经的教育内容,一开始孔子就明确地定为“六艺”,也就是“礼乐射御书数”,也就是懂规矩、能修养内心、会用武器、会开车、会认字写字解字、会预测。
  
  因此,各种故事情节围绕着寒窗苦读与闱场考试、才子佳人与金榜题名,让科举制度苍白了很多,失去了很多富有生命力的情节,比如,赶考!
  
  通过省级闱场的考生最后要进京考试,而进京考试首先就要旅行。于是,旅行(赶考)其实是第一场考试,且是资格考试。
  
  赶考或者说是旅行,是对考生综合素质的关键预选。
  
  要旅行,首先要有一定财力或谋生能力。比如,首先要得到某种资助,无论是家族的还是某种其他资助。《红楼梦》里的贾雨村,就是得到了资助,而资助并不全是义举,往往带有某种风险投资的含义,即该考生的某种能力被资助人看中了,而考取后成为官员,该官员与资助人之间有着“恩情”(家族内部资助的功利目的更明显,就是要让家里子弟当官),因此,考生在上考场之前,就已经需要证明自身能力。这也包括那些没钱的,一路上打工(故事书里往往是当私塾先生、给庙里抄经书等,未必没有洗盘子的)攒旅费慢慢往京城去的考生,比如贾雨村本来就是准备这样进京的,打工本身就是能力。
  
  又比如,旅行还需要比在家乡生活时更多的其他各种能力。比如身体条件,风一吹就倒绑个鸡累出气管炎的显然不能旅行,也就显然不能去考试,除非无比出众像霍金那样,否则,就已经被科举淘汰了。比如要懂得世故人情,心理正常,能了解接受各地风土人情,不然只能吃家里的米不能吃外乡的面,遇到个岔路口就不知所措,那出门十里不是饿死就是迷路。比如要会自卫要会打架,而自卫的前提是会避开危险和遇险时会用武器,避开危险则已经是“数”的教育范围,即根据书本和具体情况预判形势……
  
  简单地说,旅行,是科举考试的预考,是对考生综合素质和书本知识的灵活掌握情况的考核,比如看地图、问路。因此,书剑生涯,其实是破千卷书行万里路的另一个说法。
  
  因此,现在的高考状元,就考核项目而言,远非科举的状元
  
  倒是公务员考试,有点科举的意思,今年中组部又推行从工人农民中招收公务员,这个措施,无论执行起来多复杂或可能带来怎样的弊病,但思路绝对是先进的
  
  公务员考试被录用后,只是“吏”,是一般干部,就像以后庞镇退伍进入政府机关一样,是办事人员
  
  只有进入基层以及各级的后备干部队伍,才是真正的科举,才成为“官”的开始
  
  而一旦进入科举,则“旅行”就成为培养课程之一,这在高考与公务员考试中,都是没特别强调的
  
  只是,这种“旅行”的方式有点不一样,比如有一种,下基层挂职锻炼。简单地说,就是像个过路人,像个旅行者,只看,只了解情况,包括了解当地的权力是怎样运行的,等等,但是,可以出谋划策,却要尽量避免做具体事情,因为做事情就可能出成绩或出错,无论对错都会影响到后备录用,就像旅行的人一与当地人发生关系,无论是做出成绩被当地人看上了入赘当了上门女婿还是和做错了结果与当地人大打一架,都会影响到旅行
  

  随想三,房地产、新农村建设、土地、制造装备业(工业化)与哥本哈根气候大会

  劲头过去了,不想写了。简单地说,如果除去电与各种电器,王三圈家至少可视为五、六百年前中国农业社会的孓存(《天工开物》中的技术至少早于成书一、二百年应该是合乎逻辑的),这种遗存将像残月般消隐于中国即将到来的以新能源新材料新技术新产业为基础的工业化时代的朝霞中。当然,周至老县城这种特殊的状况,王三圈及其同乡们可能较长时间继续如此,因为那是自然保护区,大规模开发不可能,王三圈们的儿子娶不进媳妇的状况不好改变,随着山外越来越发展,青壮年将继续外迁而当地人口老化

  这次陕南的情况大致如此。

附:有朋友问怎样去王三圈家。《全国公路地图》或天地图http://www.tianditu.com/,陕西,108国道,西安段快到汉中,在沙梁子脱离108往厚畛子,在厚畛子问老县城,进老县城沿大路穿过县城一直走到没有路,就到了,他家房檐上有横幅,写着“离钟楼最远的西安人王三圈”

  评论这张
 
阅读(2497)| 评论(29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